钓鱼者联盟 > 钓场经营
渔具企业开渔具店钓场经营
转神贴---鱼塘经营之不易 (续十四)
2017-11-30

 钓坛常青树—上海张
     若论目前还活跃在福州商业钓场里年龄最大的钓鱼人,我想非上海张莫属,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今年应该有78岁的高寿了。其实老张并非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据他所言其主籍地为浙江宁波,少年时为了混一口饭吃,支身一人到上海投亲当童工,学习印刷手艺。1958年,正值青春年少的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了支援福州的工业建设,举家南迁到福州,参与了福建新华印刷厂的筹办、建设,哪承想这一来就是50多年,彻底把根扎在了福州。虽然离开故乡已经有半个世纪之久,但浓浓的乡音未曾改变,与人交谈时不时就蹦出“阿拉”、“侬”、“小赤佬”等精典的上海方言来,因此大家习惯性的称呼老张为上海张。
      上海张在钓鱼界出名并不是因为其钓鱼工具有多先进,或者是曾经有过多么辉煌的战果。一切皆源于其钓鱼时特别能战斗,尤其擅长长时间夜钓。我在开塘之前就知道市面上有一个高龄老头钓鱼干劲特别大,通常一钓就是一昼。不过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开塘后不久的一个晚上,上海张第一次来我鱼塘钓鱼,过了清场时间还舍不得收竿,我去催促了好几次,还一脸的老大不高兴。做老板的面对这样一老头真是很去无奈,我是求爷爷、告奶奶,好说歹说,磨了一个多小时才让这老人家心不甘,情不愿的收竿走人。得了,对上号了,看来传说中的牛人就是这位爷。一问,果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上海张。为了避免再出现这种情况,我跟上海张约法三章:喜欢钓鱼时间玩得长一点早点来钓就是了,下午吃过饭就来钓也可以,我一样只算一场次的钱,算是照顾下高龄老人,但是晚上清场时间一到必须无条件的走人(因为出租方跟我有严格约定晚上12点后禁止钓鱼,必须清场)。上海张是满口答应,应承得是很好听,一定照办,可是实际钓鱼过程中还是不改拖拉的毛病,这成了我最烦他的一点。
      上海张钓鱼收竿一贯不自觉,记得有一次遇到下雨天,偏偏我又感冒了,实在陪不到清场时间,跟他交代好到点了一定要走人,可是上海张却猫在鱼塘钓了个通宵,还是第二天早来的钓鱼人告诉我的。我倒不是怕他时间钓得久了会多钓走鱼,只是一则他年岁已高,如果出什么意外讲不清楚,这样的责任负不起,二来我单位的性质比较特殊,晚上确实不能钓通宵。考虑到他年岁已高,每次他来钓鱼,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寒风呼啸,我都要义务做陪客,生怕他出什么意外,陪就陪了,更恐怖的是跟他有明显的代沟,没有多少共同可聊的话题,只是在一旁当个傻子看客,期盼他钓鱼平平安安,莫出意外,赚他的钱忒辛苦。幸好还有三个鱼塘常委陪我,不然遇上他,我真的会崩溃。因此后期我也很婉转的多次劝告他注意身体,少来钓鱼,可是上海张很不乐意,“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如果身体不行我就不会来了。”没法子,只能继续做陪了,我就这么一直陪到合同期满结束营业为止。前天他还打电话给我:“志强啊,你有再搞鱼塘的话一定要记着通知我啊,我玩不了几年时间了。自你关门起,我到乌山鱼塘钓了几回,基本上都是光头啊。很想念你那里的大罗非。记着,有搞鱼塘的时候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啊。”人就是这么有趣的动物,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知道好。想当初我在经营时很少听到上海张说好过,想不到结束营业近三个月了他倒是念起了我的好来。
      上海张退休后自己出来办了个体印刷厂,在电脑彩印制板没有普级之前,他凭借着过硬的彩印套色技术掘到了第一桶金,在高龄老人中间经济算过得去的,养老也有了很好的保障,按理说来到了这年岁钓鱼求得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丰富晚年生活。可是上海张却很在乎鱼获,每次钓鱼只要鱼获比别人少时总是要发一通的牢骚。上了岁数的人不论视力还是反应速度都比年轻人慢一拍,鱼获差是难免的事。看他经常为鱼获少发牢骚,我不止一次的劝他去省老干局的称斤塘钓鱼算了,可是他却不领情,说钓称斤塘要时刻计算着该花多少钱去买鱼,多上一条鱼就多一分揪心,实在没劲,不如钓时间塘来得刺激。多倔的一个老头啊,也不想想看自己几岁了,还不服输。不过08年冬天发生的一场事后,让他彻底改变了观念。
      那是08年冬天极冷的一天,上海张破天荒的来钓上午的场。那天他为了能避风且能够晒太阳取坐东朝西的位置钓白鲫,早上一切正常,等到下午4点多我再到鱼塘时,发现老张象变了一个人,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有点恐怖片里鬼脸的感觉,再看那嘴唇冻得通红且肿胀,就象是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里吴孟达练功嘴唇被炸成香肠后的特效一样,两行清鼻涕流到了嘴里还混然不知,对于一个平时衣着讲究的上海男人这是不可想象的啊。看来冻得够呛,快要失去知觉了!原来是当天下午风向变了,刮起了西北风,上海张却是极度的忘我垂钓,没有及时换位,迎风吹了一个下午,不出毛病才怪。出于好心,我让老张赶紧回家,他却还舍不得走,说鱼才钓几条,看样子有不怕苦、不怕累,继续干革命的势头。不得已,我只好拿了一个镜子来让他自己瞧瞧当时的模样,看过之后,他才有后怕了,收竿走人。经过这一冻,上海张自然是病得不轻。其后近半年时间没见到他的人影,很多钓友同我一样,以为上海张OVER了,没想到来年钓罗非旺季起来又看到他。虽然他还能钓得动鱼,不过可以明显感觉出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了。照上海张自己的话说是去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加上老婆中风了没人照顾,故而一直潜水在家调养身体。也许是经此一劫,也许是看到不少熟悉的钓友远赴天国,上海张有所感悟,钓鱼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此不再为鱼而渔,钓鱼即使是白板也听不到他用上海话发牢骚了。有道是有鱼固然欣喜,白板也很淡定,看来现在他更看重的是享受钓鱼的过程。
      上海张钓鱼时喜欢搞些小发明。他岁数大,犯有白内障,眼神不好使,为了能够及时捕捉到鱼讯,他就用橘红色的绸布做成箭簇形粘在浮漂的漂尾上,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漂尾动作都比较明显,而且漂的灵敏度没有降低太多。为了方便打捞被鱼拔走的浮漂,他还自制了一个不带倒刺的小锚,比起我们用串钩或是炸弹钩来挂方便多了,且不容易挂上障碍物。夏天为了防止蚊虫叮咬,他把电蚊香片用胶布贴在夜钓灯的灯罩上,利用灯散发出的热量来点蚊香片。当然也有些小发明是不成功的,甚至让人看了想笑。记得有次他来钓鱼遇上气压低,鱼吃口差,他就把小气泵接上一根长长的气管通到窝子里要增氧。由于气泵功率太小,加上输送距离太远,结果连泡也不冒一个,让他好生失望。
      上海张不钓鱼时衣冠楚楚,这在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中间是不多见的。虽然早已是满头的银发,国标却还跳得很好,属于老太婆们竞相邀请的舞伴。如若时光能倒流60年,想必他也是上海滩一代超男。可叹岁月不饶人,上海张如今钓鱼已经背不动鱼具了,基本上每次都是他儿子背鱼具来接送他。他很有自知之明,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岁数大了,身体差了,真的钓不了几年时间了。临了,还一直担心我鱼塘结束营业后他没地方可玩了。做为钓友,真希望老张还能多钓两年鱼,开心快乐的安渡晚年   (完)
       

返回上一级返回联盟大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