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者联盟 > 钓场经营
渔具企业开渔具店钓场经营
转神贴---鱼塘经营之不易 (续十二)
2017-11-30

  乐凯精于算计,买鱼具总是要货比三家(其实肯定不止是三家),看准了再出手,往往能淘到物美价廉的产品。今年他可是荣升福州渔拓鱼具店的金牌会员,每逢有打折活动的消息一定会率先通知乐凯的。光去年一年时间,印象中乐凯就购买了渔拓和东美两家的鱼竿达13条之多,整体花费也不过5000多元。他还是个网购达人,钓友们不少东西可是通过他网购来的。让我佩服的还远不止这些。乐凯更新换代后淘汰掉的鱼具总能在我的鱼塘边打到买家,并且能以让人不敢相信的二手价成交(出手卖的通常是新竿5折的是好价钱),足见其营销能力蛮强的。这小子不做营销,在联通公司混日子,有些屈才了。回头想想自己先前曾经在淘宝上开个销售鱼具的网店,后来去经营鱼塘就把这给荒废了,到现在家里还积压着一大堆的钓具,同乐凯淘汰鱼具清仓手段相比我可是相形见拙了。那些卖不出去的钓具估计在我有生之年自产自销足以应付好长时间的了。乐凯不单是在钓鱼消费方面算得精,连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都算得贼精。比如:喝可乐一定是买1.25升的,他说买大瓶的划算,在鱼塘一次性喝不完可以带回家再喝;吃椒盐花生,可以比较出2元一包的比2.5元一包的不单价格便宜,净重还多出那么几克来;一口气买了几件打折衣服和两双鞋子,放了一年多却舍不得穿,现如今他脚上还穿得一双咧开大嘴的运动鞋,搞得特节简似的,后期鱼塘有人直接以那鞋的形象来当其外号。
      不过说实在的,乐凯的本质还是很好的,属于福州话说的“平直骹”(就是老实人)那一类的人。我自认为本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舞不**,算得上是个居家好男人了。没想到乐凯比我更甚,不但没有上述的恶习,竟然连青春年少正当谈恋爱都省略了。每天晚上把的宝贵时光就浪费在鱼塘边,听几个老男人无聊的聊天上来。在这里我可要好好推销一下乐凯兄弟了,此人虽然生活上节约得近乎吝啬,但是这种人绝对是可以托付一生的好男人。哪位MM,走过,路过,不妨看看,千万不要错过了一个稀世珍品级的新好男人。打我不开鱼塘起,乐凯依然不改到各钓场闲逛考查的习惯。据闻现在他的主战场已经移至左海公园了,成了那里的鱼塘常委了。听哥一句实在话,时间不等人,现如今年龄已经大二十好几的了,放着大好的青春不抓紧时间谈恋爱,把时间虚渡在鱼塘看人钓鱼上,实在有些划不来。今天不好好努力,再过些年就要迈进“必剩客”的行列了。还是下点工夫争取早日钓条大“美人鱼“回家来得实在。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没想到几个大男人也能天天晚上凑在一直聊天,如果不了解的人,肯定会误以为我们是有同志倾向的,好在是清者自清,我们还是只对女人感兴趣的。既然是闲聊,话题当然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是想到什么就聊什么,几乎没有什么主题,涉及面涵盖政治、经济、军事、历史、地理、文化,有时一个话题聊着聊着,最后会跑出十万八千里外。当然了,如果周围没有外人的话,已过更年期的守雄最爱听酒仙聊些他不曾见过世面的**话题,似乎是不色不乐。也难怪,温饱思**欲,连先贤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好色是男人的一大天性。哥几个,天气快热了,要是在家闷得慌,招呼一声,哪天晚上再聚鱼塘边闲聊一下,重温一下美好的记忆。

      钓罗非旺季之非常措施
      因为本人所经营的鱼塘地处温泉地带,每年投放的罗非能够自然安全越冬,因此塘里的陈年大非数量不少,这就成为经营上的一大卖点。每年一到六、七月份,进入罗非垂钓季节后,我的鱼塘总是会掀起一股垂钓罗非鱼的热潮。要知道福州夏季市场上鲤鱼、白鲫鱼的批发价都比较高,而这时正是罗非鱼大量上市的季节,批发价不太高,将鱼塘主钓鱼种调整为罗非鱼可以降低经营成本,获取较高的利润,实现逆市经营,淡季不淡。这是市区其他商业钓鱼场所不具有的优势,其他鱼塘不是投放的罗非个体小就是投放的罗非不开口,吸引不了喜欢垂钓大罗非鱼的客户。然而自经营第二年开始,垂钓罗非鱼就出现严重偏位的问题,并且不时给我制造一些麻烦。
       所谓的罗非鱼偏位,指的是每次新购买回罗非鱼,不论从哪个方位向鱼塘里投放,总是大塘棕榈树钓位和小塘突出部这两个钓位罗非鱼上的最多,不单新投放的罗非上得多,就连那些脊背泛着幽蓝色金属光泽的老塘陈年大非也偏好于这两个黄金钓位。只要占据了这两个钓位,就意味着取得了一半的成功。如果再碰上天公做美,饵料对路,狂拔大非就是必然的事。相比之下,其它钓位纵然是打再多的窝料,用再好的冷冻饵来钓,上鱼的效果都不如这两个位置。而因此这两个钓位就成为了钓鱼人来我鱼塘垂钓罗非鱼的必争之位,有好事者形象的将其称为大塘天字一号位和小塘天字一号位,紧捱其边上的位置分别被命名为地字一号位和人字一号位。
       刚开始时我也不当那么一回事,因为我此时早已转变了观念,认为鱼既然投放了,就不应该怕人来钓走,只要能招徕来客人,谁来钓走其实最终的效果都是一样的。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在管理上都采取粗放型的管理形式,谁来得早,谁先占据了这两个天字号钓位就由谁来钓。偶尔有人在此位置上钓得效果不佳,即使时间超时了,我也不会去干涉,就让他钓好了,钓高兴了自然会走的。然而这种宽松的管理手法却为日后钓鱼人间的矛盾纷争埋下了伏笔。
       因为就目前而言,很多人去商业塘垂钓还是抱着花最少的钱钓最多的鱼的想法,在北方地区,形象的称其为“黑大坑”,大多数的钓鱼人大有不把鱼塘老板黑倒势不罢休的架式。说实话,其本质是纯粹的为鱼而渔。基于此,很多钓鱼人就想方设法来占据这两个天字号钓鱼。鱼塘按正常情况是早上6点开始营业的,可是为了占据这两个好钓位,有人就提早来占位子。结果此风一发不可收拾,就象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你5点半来,我就比你更早来,5点就赶到塘边抢占好钓位,发展到后期,甚至有鱼贼头天晚上就把钓具带到鱼塘边,等着钓晚场的人一走,就把钓具往那一摆,把天字号钓位给霸住。这还不算,个别恶坯的鱼贼按规定垂钓6小时的时间结束了,还不肯把位子腾出来让后来的钓鱼人接着钓,而是想方设法拖延时间或者是通知其熟悉的鱼贼来接位子。这样一来,那些老实人永远也没机会问津好钓位。曾经有人运气特别差,接连早起几天都占不到钓位,下午来也接不上位子,一发火就把鱼塘边的水泥板、花盆等物往天字号钓位的窝子里砸。这下好了,自然免不了一番唇枪舌剑的争吵,把整个钓场原先安静祥和的钓鱼气氛殆尽,这既背离了普通钓友休闲垂钓修身养性的初衷,也与我心目中建设和谐钓场相去甚远。广大普通钓友对此现象是意见很大,尤其是喜欢钓罗非鱼的上海佬,当年已经是76岁的高龄了,就为了能过瘾钓罗非鱼,还披星戴月的来占钓位。即便每次都起得很早来赶场,可往往十次还轮不到他坐一次天字号钓位,气得他也顾不上什么为老不尊了,用宁波腔的上海话直骂娘。
       这股占据钓位的坏风气再不刹住,必然会影响鱼塘整个夏季的经营。其它钓位上鱼情况远不如天字号钓位,经常光顾本钓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常人的心理是既然天字号钓位让别人占据了,其它位子上鱼情况又不是太好,那何必要花钱买罪受,鱼钓得不多,还要在那里曝晒太阳,钓这样的鱼倒不如不钓。于是很多普通钓鱼人在尝试几次占据天字号钓位均无果的情况下,就放弃了来我鱼塘钓大罗非鱼的念头。对我而言,这种情况造成客源大量流失,必将危及鱼塘的生存。要知道投放等量的罗非鱼,来钓鱼的人越多才越有赚头,如果长期仅有个别人能狂拔罗非,却无法吸引大多数钓鱼人来消费的话,是注定的亏本的。现在要让大多数钓鱼人回归鱼塘来消费的关键是在于要让投放到鱼塘的罗非鱼能分散开来,呈现四面开花之势,使各个钓位都能实现相对均等的上鱼。我所要追求的是“一支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效果。
       要做到这一点,在不大量增加放鱼的情况下,我首先想到的措施是把两个天字号钓位给毁掉,好让罗非鱼不再眷恋于此,分散转移到其它钓位上去觅食。这一想法竟然与很多钓友不谋而合。于是在大家的见证下,我当面把石块、生石灰、强氯精、风油精、樟脑丸等异物抛到窝里,可以说是钓鱼人最怕鱼塘老板使什么损招我就用什么招数。试验的结果却出人意料,不知是罗非鱼是天生免疫力超强还是神经系统发育比较迟钝,不论的新投放的罗非还是原来的陈年大非,对这些恐怖的人为干扰竟然不当一回事,两个天字号钓位窝点里的罗非鱼是吃嘛嘛香,该怎么吃食还是怎么吃食,丝毫不受其影响。我倒!!!就这样在束手无策中渡过了当年罗非鱼的钓季。
       转眼间,来年垂钓罗非鱼的旺季又来到了,可是我还没有能想出破解偏位难题的对策来。只能在加强日常管理。对于占据天字号钓位钓罗非鱼的,垂钓时间一到点就去赶人,刚开始一段时间秩序还好,可是时间一长,那些鱼贼就跳出来反对了,因为我在对待到点赶人这个问题上始终无法做到一碗水端平,对于那些老主顾或者是上了年纪的钓友,我在时间上或多或少总是会给予一定的照顾,结果授人以柄,那些鱼贼直嚷嚷,强烈要求一视同仁,否则他们在垂钓时间上就能拖即拖,也确实如此。看来罗非严重偏位这个问题不能再这么悬而未决了。越迟治理,付出的成本将越大。
决为了能保证钓场的正常经营,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了非常措施,通过多种渠道对外公开宣布:今后凡罗非鱼钓季来临时,鱼塘实行分场制垂钓,每天按时间段划分早、中、晚三场。其中早场垂钓时间为6点至中午12点,中场垂钓时间为中午12点至晚上6点,晚场垂钓时间为晚上6点到午夜12点。要来钓鱼必须严格按照规定场次的时间入场垂钓,不搞跨场次垂钓,如果某场次垂钓时间到了却无人来钓,那么钓位宁可闲置在那也坚决不搞跨场次垂钓。届时来钓鱼的人无论亲疏,在大小塘天、地、人这几号钓位上垂钓的,必须严格执行规定的每场6小时垂钓时间,只要时间到点,无论鱼获多寡,无论是否有人在等着接位子,皆要自觉收竿走人,并不可损窝。如果某人要钓连场,需要在该场次结束前90分钟提出,否则不予连场。非常时期制定出的这个非常制度,让我自己都觉得在某些方面过于苛刻了,心想此举必定会招至许多老主顾的臭骂,等着挨骂的思想准备也早就做好了。
      我原本还很担心由于实行新规在短期内会造成一定的客源流失,没想到该制度只实行了几天,大家的普遍反映是一个“好”字。原因在于实行该制度后,我确实是加强了管理,因为对所有钓鱼人做到了一视同仁,遇事处理起来也就有了底气,反正我是对事不对人。同时我开展接受电话预约定位的业务,对来电咨询的钓友如实相告当天各钓位的战绩,由他们自由选择中意的钓位,某场次钓位只要一有人预定就会公告出来,这样就能避免有人白走一趟的情况。这对于那些渴望坐天字号钓位来钓罗非的钓鱼人而言是件好事,他们无需再起早摸黑了,只要给我来个电话就知道下一场是否有好钓位。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只要自己坐上了天字号钓位,哪怕钓不上几条大罗非鱼来也无怨无悔了,因为在他们的心里认为机会对于所有人都是均等的,至少当时在心理上他们取得了平衡。我认为实行新规后受益最大的就是贼喜欢钓罗非鱼的上海佬了,先前两年时间他在我鱼塘钓罗非鱼的最好成绩都没有超过10条,自从实行新规后,他坐天字号钓位的机会多了许多,单场次钓罗非鱼的最好成绩竟然达到了38尾,平时10多尾乃是小菜一碟的事。在市区职业塘钓罗非鱼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对于已经78岁高龄,眼睁又犯有白内瘴的一个老人而言原先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难怪乎,原本钓鱼最爱拖时间的他对实行新规也是举双手赞同的,并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拥护制度的长期执行,只要一到点,那是破天荒会主动收竿离去。
       当然了,在执行新制度的过程中并非一番风顺。那是发生在2008年罗非鱼钓季期间的一起不愉快事件。当天我单位的一个保安在小塘天字号钓位狂拔罗非,钓到早上9点多钟时已经拔了70多条的罗非鱼,这么好的战果自然会吸引人来钓罗非。当天早上十点半时,我按照惯例向该保安询问是否连场,得到的明确答复了他不接下去钓了。于是我通过手机短信将当天的鱼情向外传播,并开始接受午场的钓位预定。我认识的钓友小吴(海峡网名代文)在第一时间就来电话预定了该钓位的午场,出于慎重起见,我再次向正在钓鱼的保安核实是否连场,得到的答案还是只钓这一场。于是我就告诉他,午场有人来接位子了。结果临近早场结束时间时,早上偶尔来看钓鱼的卢平看到保安罗非钓得很好,鱼贼本性毕现无疑,从不钓罗非的他竟然赶回家拿来了钓台占据这个钓位要钓午场。考虑到他一直没来钓过罗非鱼,不知道钓场实施的新规则,我先是摆事实讲道理给他听,希望他能够尊重人人都遵守的制度,要想钓这个钓位只能预定晚场或者是明天的场子了。可是不管我好说歹说,他依然是蛮不讲理,执意要钓,自认为出了50元钓鱼钱就是爷,让我收了他的钱走人就好,别管这么多的闲事。小吴来了就让他白来一趟。大有吃定我的意思。要知道小爷我可是不吃这一套的,对于原则问题我是不会妥协的。我的地盘我做主,打定主义今天下午不做生意了。为了不失信于人,在小吴到场后我当着众人的面往这个窝子连砸了好几块的大石头,宁可不赚这钱也要坚持原则。卢平也许没想到素来不愿惹事生非的我此时会有如此大的火气,还继续向我挑衅,我猛地向他扑了过去,准备奋力还击,没想到脚底下被沙子一滑,扑了个空,摔了一跤,腿部渗出血来,正准备继续开战来着,没想到,我母亲早已收到了我与人在鱼塘边打架的风声,匆匆赶来劝架,一把将我拉开了。哎!活了三十多岁,咱好不容易热血沸腾一回,却没把架打成。这是我开鱼塘5年来仅此一次的与人动手经历。结果当天小吴和卢平都没能如愿钓成鱼,我不单损失了收入还得罪了人。不过话说回来,上天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的话,我依然会坚持原则。当时处理问题的方式也许有些过激,但我从不后悔。因为只有这样,好的制度才能够确立下来,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流于形式。此次动手不单是捍卫了广大钓鱼人的利益,更是有效的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以信才能立天下。如若无信,今后何人还敢来预订钓位。后来事实也证明,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此事以后,钓罗非鱼的非常制度得到了长期有效的执行。
      再扯一句闲话,男人嘛,这类屁大点的事情过去就算了。卢平后来还是有来我鱼塘消费的,如今我们见面还是能打个招呼问声好。回想德光王俊二人“打架”事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问君何时才能解开心结?

转神贴---鱼塘经营之不易 (续十三)

返回上一级返回联盟大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