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者联盟 > 钓场经营
渔具企业开渔具店钓场经营
转神贴---鱼塘经营之不易 (续十一)
2017-11-30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等到08年春末的时候,我听一个来钓鱼的菜鸟说大左海钓场出了个钓鱼的“疯子”,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其绰号叫“周半夜”,据称其近半年来每天都是晚上12点以后到大左海钓鱼,通宵达旦,风雨无阻。听闻此言,我大致能猜到是小周又在江湖上现身了。但是我一向尊重客人的选择,人家不愿意来你这里钓鱼了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于是我也没主动打电话去联系他,叫他来钓鱼。等到再次见到小周时,已经是08年盛夏的事了。那天晚上我在鱼塘的亭子上纳凉,小周就象鬼魅般突然现身,只给我留下一句话:“兄弟,我又回来了,明天起来给你捧场。”就匆匆离去了。第二天,他没有食言,果然来钓鱼了,可是光看他在塘边摆下的一身行头,全套崭新的竞技钓钓具,皆是市面上流行的**三大品牌钓具。其所用的线组也已经是专用的竞技钓鲫线组。用饵也是对他自己传统观念上彻底的颠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鸟枪换大炮了。这是我曾经认识的小周吗?见我一脸的吃惊相,他告诉我,“去年开始跟人学习竞技钓了,东西都是刚置办不久的。”看他操竿上饵娴熟的手法,可以看出他前阵子果然是用心去学习竞技钓了,现在其钓鱼技术已经是脱胎换骨。真是应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老话。我知道,以我目前掌握的皮毛经验,已经不够格再指导他钓鱼了。
      直到我经营结束的前一年,小周才神秘兮兮告诉我他全名叫周峰绪,并且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轻易告诉别人他的全名。搞得好象是从事秘密工作似的。不过话说回来,小周虽然是外表很MAN,可是对他老婆却是柔情万千,从他个性的手机铃声也可以看出一、二。他为他未过门的老婆专门配置了一部个人手机,只要是他老婆打来的,手机里就会传出“老婆打电话来了,快接、快接啊”的铃声。此时小周总是会放下钓竿,躲到一边狂煲一通电话粥,好好缠绵一下,未了,还不忘对着手机狂“波”一通。有时钓一场鱼,这样的电话要来好几通,肉麻得足以让在场的钓鱼人掉一地的鸡皮疙瘩。不难想象,用手机打窝自然是迟早的事了。

鱼塘三常委
身为鱼塘老板,我在鱼塘呆的时间算是最多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个人在鱼塘的出勤率是最高的。他们分别是食杂店老板林守雄,酒仙黄秀忠,人精乐凯。这三人几乎每天都会来鱼塘报到,并不是为钓鱼,仅仅是为了聚在一起聊天。我有时一天忙碌下来,人感觉太疲惫了,还撑不到清场时间就得早早回去休息。可是这三位仁兄干劲十足,都要在一起聊到接近午夜12点清场时间才依依不舍的散场,各自回家。这几年时间,我的鱼塘想必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份了。也缘于此,钓友们将这三人戏称为我鱼塘的三个常委。
食杂店老板林守雄从事厨师职业,是我单位的同事,前几年内退在家,可以说是个原本与我毫不相关的一个人。记得鱼塘开业的第一天,生意火爆,守雄不时凑到我身旁看我的钱包,着实是让人反感讨厌。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是这么一个让我讨厌的秃顶家伙竟然成了我的一个好帮手。当初我有为钓友提供煮面服务,后来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再加上也没有什么利润,我就停止了提供简便餐饮的这项服务。可来钓鱼的人总要解决吃喝的问题,刚好守雄老婆在单位宿舍区开了一间食杂店,离我经营的鱼塘就百把米距离,于是我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把钓场食品专营权无偿提供给他,让他家的小店多增加点客源。守雄从单位内退后平时反正也没啥事做,闲得慌,每天都在鱼塘边转悠,锻炼身体,多卖点东西既可增加家庭收入,顺便也可以帮我看看鱼塘。有钱大家一起赚,实现双赢是最好的结果。
凡是来消费的客人只要饿了、渴了,招呼一声,我就会通知守雄上前服务。守雄平时虽然有爱偷懒的毛病(宁可在鱼塘与人闲扯也不愿意回家帮忙做些家务,他老婆对此意见不小),但是对于泡碗面啦,买包烟啦,加杯水啦这些杂活,守雄还是做得很敬业的。美中不足的是守雄的耳朵因为中耳炎,耳背得很利害,只要距离5米以外,任你是扯破嗓门大喊,他也是置若罔闻,就当什么也没听见。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这个人脾气傲,不理人。我每次好心给他当传话筒,告诉他客人需要购买什么食品,他却总是很不放心,非要亲自再跑去核实一下不可。一来一往,浪费时间不说,还多做了许多无用功。有时遇上急事,喊他半天也不理,气得你恨不得想要冲上前去把他脑袋给敲开好好研究一下。
      让我想不通的是,以他厨师的手艺出去混口饭吃还是比较容易的事,可他却不思进取,宁可一天拾几个瓶子卖两小钱,宁可每天在早市与小贩讨价还价买收摊的便宜菜,宁可跑一来回送瓶饮料赚个几毛钱,也不愿意凭自己的手艺去再就业多赚些钱。也许他喜欢过那种只求温饱的安逸生活。让人好笑的是,守雄刚开始时拾塑料饮料瓶时,不知是为了顾及颜面还是其他原因,总是偷偷摸摸,象做贼似的,不敢光明正大的去拾钓鱼人丢弃的空饮料瓶,拾来的废弃饮料瓶总是藏着掖着,生怕被人看见。我看他这么累人,实在看不下去,就狠狠教训了他一顿,拾废品卖赚的钱是心安理得的干净钱,有啥好丢人的。被我这么一教训,他也麻木了,发展到见到有人丢弃瓶子就抢着去拾的地步。由此可见,人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面子问题再大,也不及生存来得重要。直到后来金融危机爆发,废品回收价格暴跌,一个瓶子只能卖3分钱,他才失去了动力。
      酒仙黄秀忠,钓友们亲切称其为依忠。在我鱼塘经营初期,他也是我的一个常客,每天傍晚背着钓箱来,总是喜欢坐在曲桥桥面上那个钓位垂钓。摆开钓具后,往往鱼还没钓上两个小时,就要叫守雄送三瓶啤酒来。无需下酒菜,就这么时不时一口、一口的干喝。盛夏季节还能理解,喝点啤酒权当是喝水解渴,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是到了刺骨寒风劲吹的冬天,他依然还是保持着这个习惯。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哥钓得不是鱼,是啤酒。07年依忠换了一个单位上班,给老板开车,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少了,于是就基本上没有来我鱼塘钓鱼了。不过每天晚上8点左右,无需打卡考勤,他还是会准时优哉游哉出现在鱼塘,不为别的,就为了来我鱼塘跟人聊天,其实说白了是给开食杂店的守雄捧个场。一包蓝狮烟外加三瓶榕城啤酒就可以打发几个小时的空虚时间。这么多年下来,基本上是做到了风雨无阻。依忠好酒却不嗜酒,他喜欢喝的是目前市面上最便宜的那种榕城啤酒,不关乎价钱问题,而是他就好那一口——让人无法接受的榕城啤酒那浓烈的苦涩味,对不会喝酒的我来说那就是猪喝的泔水味。为此守雄店里特意进了不少的榕城啤酒,专供对象就是酒仙黄秀忠。对于每晚喝酒的总量总能控制得很好,一般不超过3瓶,心情很好时,偶尔还会加1、2瓶。与酒鬼牛饮鲸吞不同,依忠喝酒喜欢边聊天边低斟浅酌,渐入微醺,始终保持一种平常心态,心静如水。所谓的“花看半开,酒至微醺”,每天喝酒都能控制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虽然我不会喝酒,但我想这应该就是喝酒的最高境界吧。另外依忠还很有职业操守,只要是开车,无论有多好的酒,无论别人怎么劝,他总是能自觉不喝酒。也难怪钓友们会称其为“酒仙”。
       2008年福州钓鱼界兴起了路亚钓法,依忠的挚友一平路了好几条硕大的淡水鲈鱼,时不时就打电话给依忠来点小刺激,害得依忠头脑一热,不甘人后,也投身到新潮的路亚运动中去。短短二个多月时间,就花了5000多元购置了一套路亚装备,100多尾的各色拟饵。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那套装备却始终没什么用武之地。这让我想起了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永远打不响的“正义之枪”。可以说,依忠玩路亚钓到目前为止唯一值得一提的战绩就是在我的鱼塘里一小时之内被巨型淡水鲳攻击连续三次,次次均以爆口收场,其中最精彩的一次是整个米诺被淡水鲳直接给咬碎了。剩下的就是路到我投放的用来清除小麦穗的小小的淡水鲈鱼了。现如今依忠玩路亚的干劲消退了不少,那套装备的命运估计不是低价转让就是要封存于某个角落留做纪念了。顺便提醒一下想玩路亚的朋友,如果经济不是太宽裕的话,入门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了,不要一味跟风盲目投资购买路亚钓具哟。毕竟目前野外可供路的对象鱼种和场地还是少之又少,而收费的专业玩路亚的钓场也还没有普及

 说到乐凯,我一时半会还真是想不出该用哪个词来形容他最贴切。姑且先用“人精”一词吧,反正我在主观上是不带有太多贬义色彩在里面,相信乐凯见到此文也不会过于迁怒于我的。若论起辈份来,我还算是乐凯的学长,我们中学都是就读于福州屏东中学的,只是我长了他三届,等到我毕业了他才入学的,因此学生时代我们并不认识。有幸生活于这个网络资讯发达的年代,喜欢钓鱼的共同爱好让我们在虚拟的网络世界相识,并且将这份缘份延续到了现实生活中。第一次和乐凯去钓鱼是在我承包鱼塘前两年的春天,我带着他一起去溪源宫涉溪垂钓,头天电话交流时我曾让他买两个溪钓的小球漂带着用,结果没想到那天顶着风雨艰苦跋涉了3 个小时才到达理想的钓点,他拿出来钓溪鱼的竟然是钓鲢鱼用的大浮球,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他就象怀揣一本《十万个为什么》,竟然打破沙锅问到底,一个劲的要我说清大球漂为什么不能钓溪哥?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深入浅出的给他解释其中的缘由,真是晕死人了。想必这位老兄的思维方式不同于常人。这一次的经历让我好长时间不敢再联系他一起钓鱼了。

  我开鱼塘的第三年,乐凯带着他的朋友来捧场了。刚开始时他钓鱼是相当节约的,所用饵料不单单一,而且每次调饵都不多,避免浪费。有用剩下的饵料也从不肯轻易的丢弃,总是拿回家冷藏,留着下次再用。这份节约的良好习惯在年轻一辈的钓鱼人中可以说是属于比较罕见的。而且同其他年轻人想钓就钓不同,乐凯想要钓一次鱼总是先要瞻前顾后考查许多天。天气好坏,放鱼数量,鱼的活度,鱼塘大致出鱼量多少,都是他考查的内容,而且是事必亲躬,每天中午、傍晚下班时间各来看一次。呵呵,单从这一点来看颇有点做“鱼贼”的潜质哟。可是无数次的实践证明其钓鱼的收获往往是与其付出的辛苦考查不成正比。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乐凯钓鱼的运气就好比运气特别差的人买股票一样,盯盘好几天,明明是看好股票涨势,一买进去,就被套牢了。我印象当中好象他只有一次钓得30多斤的鱼,算是最佳成绩了。钓鱼这档子事,不关是涉及到运气,有时还要讲究点天赋。我这人没啥优点,不过看人还是看得比较准的,乐凯这人在钓鱼天赋这方面比较欠缺,少了那么点灵光和悟性,即使其纵然有心想做鱼贼,恐怕修练之路也将是遥遥无期。以他的性格,我想他是做不成鱼贼的了。每次钓鱼,乐凯总是显得象蜗牛一样慢吞吞的,单单是开始前的准备工作与结束后的扫尾,都要花上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转神贴---鱼塘经营之不易 (续十二)


返回上一级返回联盟大厅
相关推荐